祭酒

君子如彧,嘉之幸。

枕酒漱石:

这顾家,就剩他一个人了。
这大梁,就剩下他一个又瞎又聋却可以镇守边疆的安定候了。

世人皆以他为依仗,谁又可怜他一身病骨?

评论

热度(11501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