祭酒

君子如彧,嘉之幸。

产文为何如此之累……


【彩墨安利】逸彩系列——百利金高端线巅峰之作

想要!


鸢茶:


知乎上有个很神奇的问题:


“万宝龙、百利金、写乐等钢笔外观大多很丑很老气,为什么卖那么贵,而且很多人还觉得很好看呢?”


有人答曰:“我冒昧地帮楼主把问题翻译得更容易理解一些


‘为什么万宝龙、百利金等钢笔既不符合我的审美又不符合我的经济实力?’


——可惜这个问题并不是科普可以解决的……”




恕我直言,刚看到这个回答的时候,我笑得差点捶坏桌子。




百利金是一个怎样品牌呢?它可能没有万宝龙那么顶级奢侈,但放在钢笔界,也绝对属于奢侈品的行列了。


“龙鸟派犀水”第二位的“鸟”,说的就是百利金——因其笔尖雕刻着一只鹈鹕LOGO而得名。


这个德国品牌创始于1883年,是出了名的历史悠久、工艺精湛,每次路过它的专柜我都会流连颇久,真是除了贵以外没有任何缺点啊!


然鹅,买不起鸟笔,我还买不起鸟墨么?!




鸟墨一供有三款。


Fount India、4001和Edelstein Ink。


其中,Fount India是“永久性墨水”,不会因为时间而褪色,主要用于艺术品创作与签名——但是不可以用在钢笔上。


4001系列则是大家耳熟能详的系列。流动性极强(意味着好出水、不易断墨),神奇的是在保持了流动性的基础上还能做到出墨比较节制,能适应更多的纸张,可谓是一款好用的日常墨水。


但今天,我们的主角是Edelstein Ink,也就是百利金墨水线中zui高端的“逸彩”系列。




在德文中,Edelstein翻译成宝石。自然的,逸彩系列的每一种颜色,都对应了一款宝石。


目前,逸彩包含了8个基础色:玛瑙褐、坦桑石、蓝宝石、黄晶石、翡翠绿、砂金石、柑橘黄、红宝石


此外,从2012年起,逸彩每年都会出一个年度限定色,分别是:


2012年:电气石


2013年:琥珀


2014:石榴石


2015:紫晶石


2016:海蓝宝石


2017:烟晶石


2018:橄榄石


自此,一共15色。




如果说4001的定位是“日用墨水”,那逸彩就是“艺术品”。


我们很容易发现,4001的瓶子会有一些细节上的粗糙之处,是工业化批量生产的;其墨水配方主要也是为了好用,满足日常使用的需求。说起来,4001的配方已经百来年没变过了。


但逸彩不一样。逸彩的每个瓶子都是独一无二的、手工制作的,这也限制了它的产能;颜色更是“一年磨一剑”,每年只出一个新色,尽力去还原那种的大自然原矿石的质感。


比如说,对于2018年度限定橄榄石绿,官方介绍道:“深色的橄榄绿色彩是从1200多个色彩构想中雀屏中选。”


1/1200分之一的概率,担得起你的幸运色。




考虑到一些历史久远的年度限定色已经很难找到靠谱货源了,秉着“云停绝不售假,也绝不卖掺水分装”的态度,我们准备了11个颜色给大家。


感谢 青山掛雪 小姐姐的试色(这次居然艾特不出来,青山快出现让我艾特一下):













*** 底部惯例硬广 ***


云停的百利金逸彩:点我点我点我




*** 底部惯例抽奖 ***


从喜欢+推荐中抽1位,赠送百利金逸彩10ml余量瓶一个;


从转载+评论中抽1位,赠送百利金逸彩分装全套。



启红 有关风月

【四】

吻至动情处,二月红只觉身下一空,被人横抱起,又温柔地放在床上。

张启山欺身而上,吻了吻二月红粉红的耳垂,柔声道:“可我不是那样的看客,只要红老板一上场,或许都不用做什么,我就已经醉了。”他低沉而富有磁性的声音混着热气钻进二月红的耳朵,二月红才想起他在说之前的事,心下一动,却猝不及防的又被张启山吮住了唇。

这一次是与刚刚不同的,极其霸道的吻,肆意地侵略着他的口腔。二月红下意识想挣脱,无奈这铁马将军的力气不是他能够匹敌的,更何况喝了酒。

张启山只觉得二月红比往日更加了几分动人,勾唇笑了笑:“红老板,张某可是醉了。”

他开始吻上二月红白嫩的脖颈 ,轻舔他那精致的锁骨。二月红不禁哼出了声。

“所以你也别想逃了。”

……

“二爷,我问你件事。”张启山手下动作不停。

“恩?”二月红的声音已经染上了情欲的色彩。

“有关风月。”

“啊哈~”

一室旖旎。


--------

后记

清晨,张启山早早醒来,看着旁边熟睡的人儿,扬起一个宠溺的微笑。帮他盖好被子,自己披上衣服出去了。在街上,他遇到了八爷。“哎,佛爷,昨个儿晚上你去哪儿啦?听副官说你没回去啊。”

“恩,干脆在二爷家睡了。”

“话说今个儿怎么不见二爷,他不是还要去梨园吗?”


“他……”张启山心里一动,“我后来又拉着二爷喝了点酒,他又帮我收拾床铺什么的,累着了,还睡呢,我等会帮他说一声,今天就不去唱戏了。诶,我还得买点早饭给他呢,先走了啊。”张启山拍了怕八爷,自顾自地走了。

留八爷一个人在原地嘀咕:“奇怪呀,二爷也不至于收拾收拾就累得不去唱戏了呀……”


启红 有关风月

【三】

对人笑意浅浅:“托佛爷的福,近来这里太平得很。”

    

“我是问你。”张启山忽地凑近了二月红,认真地盯着那似如流水般风情万种的眸子。


“我……很好……”


“可我不好。”张启山打断了二月红的话。他一手撑着桌子,俯身凑在二月红耳边,压低了嗓音,滚烫的气息扑向二月红耳朵,似是把他的耳垂染的更红了。


“……我很想你。”


二月红原本随着张启山的靠近,身子有一瞬间的僵直,又在听了这句话后,肩膀放松了下来,偏头对着张启山。薄唇微微蹭过张启山的面庞。


“佛爷,你……醉了。”


二人靠的极近,呼出的气息都交杂在了一起。


“我醉与不醉,想来二爷是最清楚的。像二爷这样常年站在戏台子上的人,一定深有感触。纵然戏子斑弄彩衣,无奈看客入戏不深。那就是浪费,玩弄人的感情了。”


二月红盯着那人,一时失了神。看着他微红的眼睛,二月红内心隐隐作痛。不同的感情混杂在一起,最终化为那唯一,想要冲破桎梏。


他微微转头,朝着张启山的唇覆了上去。一个蜻蜓点水般的吻。


张启山愣了,不过只一秒,他的动作已快过他的思维,他伸手扣住想离开的二月红,又轻柔地按住二月红的脑袋,加深了这个吻。


二月红来不及躲闪,只觉一股酒气和属于张启山的气息袭来。


启红 有关风月

【二】

是夜,众人聚在二爷家,八仙桌上摆满了精致的酒菜。

“来,佛爷,我给你满上---诶大伙儿,为了庆祝佛爷这一次胜利归来,我先干为敬!”

“诶诶诶八爷,这是佛爷的庆功宴,你倒是先喝上了。”副官笑着调侃。

“这不是高兴嘛,来,大家一起喝!”八爷仰头一口。

“八爷,你别一下子喝得这么多……”

张启山看着八爷和副官一唱一和,笑着道:“八爷,小心一会儿喝醉了没人送你家去。”

“没事儿,来,二爷也来一点儿……”这边如听耳旁风似的,又开始招呼二月红了。

二月红只是微微笑着,抿了一口杯中酒。

“诶,这可不对了啊,得像我这样,一口干。”

“好了八爷,二爷明天还要唱戏呢。”张启山开口打断了八爷对二月红的“殷切邀请”。

一旁的二月红没说话,只是眼角的笑意更深。

他把眼前的一杯酒一饮而尽,抬头时却没注意到张启山微皱的眉,不过只一秒,神色就恢复如常了。

八爷仍兴奋地嚷嚷:“这就对了嘛,还是二爷爽快!差点忘了佛爷才是今天的主角,快,我给佛爷满上……”


经过一番“庆功”,八爷已然酩酊大醉,被副官一脸嫌弃地扛走了。

张启山也被灌了好几杯酒下去,开始头脑发晕了。

二月红倒是喝得不多,大部分被张启山拦了下来,不过面色有些许潮红,倒是不胜酒力。

“二爷……”二月红转头看他。

“……近来可好?”


启红 有关风月

【一】


军靴“踏踏”声渐进梨园,配合着《霸王别姬》的打板


声,竟不显突兀。原本翻飞的军绿披风随着张启山到


戏台对面停下的脚步,服帖地靠在他背上。这里正好


面对戏台,一眼就能看到戏台上的人。风尘仆仆的张


启山往戏台上寻找他心心念念的人。忽地,目光一


聚,后眼神似水,向那一个方向投去一个笑容。台上


的人在张启山进来的时候就看到了他,当注意到张启


山投来的目光时,他嘴角也上扬,动作袅袅婷婷如


故,同时开口道:“大王啊……”


启红 有关风月

私设启红互相喜欢,但是没有冲动去说出来。


(序)


佛爷,您来啦。”


看门人打开了梨园的大门。


来人朝看门人笑笑,带着一丝风尘,走进了梨园。


悠悠的唱腔声从里面传出,来人加快了脚步。


“不是说二爷开过嗓,就不让人进去了吗?”


看门人的儿子问他父亲。


他父亲拍了拍他,“这佛爷,不是一般人啊”。


习习生快!


明天我也生日啦


给羡羡迟到的生快!

【恋与】七夕贺文 周棋洛✘你 (二)

来自一个七夕不氪金且拿不到卡的人的怨念~只能产粮

这时,你迷迷糊糊的微微睁开眼,似乎看到一个金色的毛茸茸生物在你的床附近。他靠着墙,窗外暖暖的阳光铺在他身上,显得他如此温暖,像个小太阳,还有那似大海般深邃的蓝色眼眸。。。等等,金发碧眼的男生?你睁大眼睛,这熟悉的黄色卫衣。。。
”周棋洛?!”你惊叫一声,“你……真的是周棋洛吗?我不会还在做梦吧,昨天不应该熬夜的。。。” 你一脸“不相信这一定是没睡醒”的样子,把周棋洛逗笑了。他走过来坐在你床边,嘴角上扬:“你应该就是这个世界的薯片小姐吧,我真的是周棋洛哦,如假包换的superhero!” 你震惊地看着他,这个一直待在你手机里的虚拟人物竟然出现在你眼前,并且开口说话了!你快速拿过手机,当然,你城市漫步周棋洛线都已经走完,界面上留下的只有活动中古装的那个洛洛,竟然找不到原来的周棋洛了。
  “你你你,真的是周棋洛?!” 
“薯片小姐,都和你说了哦,不信你摸摸看!”
你试探性的伸出手戳了戳周棋洛的手臂。恩,软乎乎的,是实的。就在你要收回手时,一只大手附在了你的手上。
“怎么样,感受到了周棋洛的温度了吗?”活力的嗓音和手背传来的温度使你脸上多了两抹飞红,“呃,我们才第一次见面……这样不太好吧。”你低了低头,不敢望他。
“可是我们认识了很久了啊,在便利店因薯片相遇,节目结缘,我们互相帮助,一起去吃好吃的……你给了我很多很多幸福的回忆……”
  “好了好了,我知道你是周棋洛小天使了。”你没忍住,出声打断了他,心跳却加快了,你决定换个话题。“那你是怎么到这里来的?”
周棋洛把他所知道的都告诉了你。
“哦,也就是时空裂缝或者是薛定谔的猫啊什么的吧”,你似懂非懂。“恩,差不多,但是不确定我什么时候回回去。”周棋洛低头思索一番,过后便抬起头,“那么这几天,打扰啦!”
“诶诶诶,你要待在我家?!”你刚刚平复心情,一下子又是一阵巨浪拍来。
“怎么,不欢迎我吗?”周棋洛装作可怜兮兮的模样,瞪大了湛蓝的眼眸凑近你。
诶诶诶诶……犯规了,麻麻有天使向我卖萌!
“好……好吧。”鬼使神差的,你答应了。
“耶,太棒啦,我最喜欢薯片小姐啦!”周棋洛开心地一把抱住你。
你猝不及防跌入一个温暖的怀抱,丝丝清新的香水味儿钻入你的鼻子。“扑通扑通”那是他心脏有力的跳动声。你脸已经不知有多红了,想到刚刚瞟到的游戏上的七夕活动,“算了”

“还有什么比洛洛的拥抱更美好的东西呢?七夕活动,去你的吧!”